讲章

I. 路加福音

在这一课中,我们从马可和马太福音转到去介绍路加和约翰福音。同样,我们以特色的神学开始。

A. 神学

在路加福音里,很多读者都觉察到耶稣的人性,而祂对那些被社会所排斥的那份怜悯,就特别比其他的主题显露的都更清楚。在路加福音就提到有几个被排斥的类别是耶稣所特别关注的。这包括撒马利亚人和外邦人,对以色列人来说的外人。

我们只在路加福音里读到了著名的好撒马利亚人的比喻。只有在路加福音,我们读到十个患麻疯病人被耶稣治愈,只有其中一人回来感谢的撒马利亚人故事。

在路加福音「税吏和罪人」是一个有趣的词组,它反映了另一被社会排斥的类别,这是一个悔改的税吏撒该爬上一棵桑树,看到我们的主,而耶稣对他却特别关注,这是只记载在路加福音的故事。

妇女形成另一受到耶稣特别关注的,但被社会所排斥的类别。路加对于出生的叙述主要是集中于施洗约翰的母亲以利沙伯,及耶稣的母亲马利亚。在路加福音常常会找到这种配对的例子,男人和妇女平行的形式出现于整本福音书。亚拿和以利沙伯在那些诞生的叙述中都有相同的记载,就是唱赞美诗,并宣布弥赛亚的到来和那些围绕耶稣诞生的事件。只有路加福音有失羊和失钱的配对比喻,一个比喻的主角是男牧羊人,而另一个就是女人或家主。

在路加福音里面也许最有名的是马利亚和马大的故事,在这里讲到马利亚坐在耶稣脚前听祂的道; 而在当时来说妇女大多都是禁止这样做的。而耶稣却反文化地称赞马利亚;而并非马大的接待和侍候。

然而,另一类被社会所排斥并需要耶稣特别关注的;就是一般的贫穷人。只有在路加福音里平原宝训(Sermon on the Plain 译注路加福音6章17-49节)的八福是将注意力集中在贫穷人自己本身上,而不是像在马太福音里讲的灵里贫穷。只有在路加福音,我们可以读到拿撒勒人耶稣宣称祂是要来实现以赛亚书61章1节的预言——耶和华的灵在祂身上;叫祂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只是路加福音有那愚蠢的财主和拉撒路著名的比喻,他们被谴责,因为他们自私地专注于自己的财富,不仅忽略了贫穷人,他们也从来没有悔改,他们的心从来没有归向神。一个非常适合耶稣基督人性和怜悯的称号,并且是路加福音特色的一个称号,那就是「救主」。

同样,希腊文的「救赎」和动词「拯救」出现在路加福音的次数比在其他福音书都更多。一些释经学者已经有充分理由提出救恩最能总结路加福音的神学。路加福音19章10节是可总结这题目的一节经文,当耶稣说祂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耶稣在路加福音藉比喻的教导比其他福音书多一倍。事实上,我们已经提过几个比喻,作为我们目前题目的讲解。

B. 路加:第一个基督徒历史学家

路加也被称为第一个基督徒历史学家。而不是马太和马可,虽然他们确实次序上是在他之前,但他们并没有述说历史,而路加可能是第一位沿用希腊罗马历史学家思路的福音书作者。只有路加,在他的福音书开头,就带出围绕耶稣出生所发生的事情及在罗马帝国的更大的背景下,那就是皇帝,叙利亚的省长,不同的犹太人宗教领袖,等等。

在他的第二卷书,使徒行传,路加特别关注时间的次序及其精确度。因为他是第一个或许用了一段相当漫长的时间去思考教会历史的人,路加的作品就常被称夹杂了第一个基督徒历史学家的味道。毫无疑问,他是唯一的传道者,继他的福音书之后,再写了第二卷——那就是使徒行传——他写到教会可能还会继续一段时间,尽管耶稣的一些最初的跟随者相信耶稣所讲,就是祂会在他们有生之年回来。路加可能比别人更清楚耶稣的话,这方面并不清晰,主回来的时间却难以确定。

C. 路加福音不同的主题

翻开一本经文汇编简单的一看就可以在路加福音找到几个不同的主题,这包括了圣灵工作,耶稣和门徒们有关祷告的教导和学习,并喜乐的主题。同样,概览福音书里面所强调的神学之后,那就自然地会问,这文件是在什么情况下产生的?那些非常强调耶稣回来明显迟延的论题,他们相信这本书不可能是第一世纪的文献。路加福音里面叙述耶稣预言圣殿被毁的细节比它们在马太或马可里面更加明确。

而马太、马可所描述的那情景为「毀坏可憎」;路加福音21章20节 ,除了讲到荒场的日子,更加上了耶路撒冷将被军队包围,政权被推翻,那时外邦人日期满足。而的确当时的情况比这更甚——好明显这是一个明确的暗示,有些人会认为,这其实是对耶稣预言圣殿及耶路撒冷被毁的预言更细致的叙述。另一方面,如果我们认为超自然的预言是耶稣教导的一个元素,祂原本可能把这些话说得更明确,同时也有其他更隐秘的话语。

D. 路加及使徒行传

使徒行传出其不意的结束,可能这点正好告诉我们路加写作时的背景。如果按次序读路加福音和使徒行传,你会发现差不多三分之一的使徒行传,是跟保罗到耶路撒冷的旅行有关:他的被捕和监禁;各种聆讯和审理,至最终他向罗马皇帝的上诉;撞船,但后来另一艘船把保罗和其他同船的犯人带到罗马,他就在那里等待上诉结果。

使徒行传28章,路加写到保罗被软禁的两年期间,他仍然不受阻碍地自由传讲福音,除了他不能离开居住的地方,并没有被链子捆锁。不过,一谈到使徒行传的结束,我们会想知道那从未披露的保罗向皇帝上诉的最终结果。

这里有合理原因去解释为什么路加一直想结束这个故事,而没有进一步深入的解释。罗马是首都,一个大城市,帝国的心脏,使徒行传是福音的延续,然后从耶路撒冷向外伸展,最后抵达罗马。也许这就是路加想结束的地方,但这仍然未能完全回答这个问题:如果他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关于保罗生命的结果?对于许多释经学者,根据历史角度,使徒行传结尾好可能就是路加叙述的最后的事件,因此,没有什么可以再讲。

如果我们对照那些从其他非基督教历史学家与使徒行传同时期的信息,那就不难断定使徒行传结束时间应不迟于主后62年。那么,路加福音,作为路加两卷书系列的第一卷,必须成书于第二卷之前一点,也许在主后61年。如果所有这些的前提是对的话,那么我们不能断定路加福音的写作日期是主后70年后,耶路撒冷陷落后,而更大和更明确的细节有关耶路撒冷陷落及其他情况一定会在某程度上有一些解释的。

路加似乎显然是一个外邦人。他的名字明确出现在圣经的唯一地方,就是歌罗西书的末尾。在4章10至14节 ,保罗明显地区分他的犹太同伴和非犹太同伴,而路加是属于后者的。路加还含蓄地出现在使徒行传中五个不同的场合,作者不用第三人称去写,却以第一人称的复数道:「我们做了这个,我们做了那个。」

而我们看见路加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保罗宣教旅途中的外邦人土地。教会历史对这些文件本身的推论却很少作出补充。爱任纽(Irenaeus)对路加的活动却给予了一个详细讨论,但他给了唯一的时间框架,那就是马太和马可之后,这似乎是60年代的某个时候,使徒行传书结尾的另一个可能,甚至会是主后70年之后。

F. 听众和路加目的

路加所关注的题目还有财富和贫穷,我们可以从使徒行传及其他书信可找到其轨迹,主要是最初耶稣的追随者大部分都是贫穷的群体,随着教会的发展,多了一些我们称之为中产阶级的人跟从耶稣。很可能因为这个原因,路加的听众,不单有很多外邦人,而且有来自不同社会经济的各个阶层,而路加非常关注的是,做基督徒要更加紧记要担负起比他们较贫困的弟兄姐妹的责任。

如果接纳这推论,路加确实给我们较实在的资料,并且与我们在马太或马可所看到的有所不同,在三个对观福音(或符类福音)作者里面,他是唯一的一个明确讲述他的福音书的目的。这个目的包括在他的序言中,路加福音第一章前四节:「有好些人提笔作书,述说在我们中间所成就的事。」路加写道:「是照传道的人从起初亲眼看見又传给我们的。这些事我既从起头都详细考察了,就定意要按着次序写给你,使你知道所学之道都是确实的。」

这前言与不同的希腊罗马历史学家的序言或前言类似,且应该加添了路加写这文件来达到历史目的的信心。他是一个忠实的历史学家,他先后采访了目击者,他也阅读了不同的文件,他曾查考过所有这些来源包括口传的传统,而现在他以顺序的形式编辑,主题排列,是旨在让读者相信及确定他们都被教导的事情的这样一本福音书。

在古代世界昂贵的项目就如组成一本福音书;会有一些资助者的捐助,然后书卷就会献给他。提阿非罗,因此,不论他是否是一个基督徒,但几乎可以肯定的说他是资助者,他曾资助路加的历史研究和帮助他完成这本书。也许他是我们称之为的慕道友,想知道更多关于基督教的信仰,也许他是一个初信者。无论如何,路加希望激起他对路加在书上所载事件实情的信心。现代的学者一直在争论;他们怀疑马可和马太的作者,同样也怀疑路加福音作者是否是路加,是不是保罗在歌罗西书描述的「亲爱的医生」路加。但再次讨论角色的相对模糊性,将有利于传统观点。

G. 路加福音的结构

当看到路加福音结构方面,我们会看到那些他参不参照马可之间的一个有趣交替部分,而且我们会看到地理上的延伸比其他福音书更统一。

从一开始,在罗马历史事件背景下的耶稣诞生,到耶稣最初期的传道工作几乎全部位于加利利。

然后,只有路加描述耶稣朝耶路撒冷进发,首先是撒马利亚,最后经过犹太接近耶路撒冷。

路加福音写耶稣的复活显现只集中于耶路撒冷,而其他地方的就不像马太与约翰的叙述,反而是精简而浓缩的写作。似乎路加是因要建构使徒行传中的地理排序。使徒行传1章8节:「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马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当我们记得在第一世纪加利利也被称为「外邦人的加利利地」时,我们可以看到其延伸,从加利利遍布整个罗马帝国。

II. 约翰福音

那么,这些简短的介绍概览,剩下来的只有约翰福音。正如我们在之前的课堂讲过,约翰福音并不像对观福音,我们可以指出当中一连串的差异,但我们只会精简列举一些。

A. 约翰的神学

就神学和对耶稣的看法而言,有趣的是,约翰也给了一个比路加短的目的陈述,约翰福音20章31节这样写道:「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神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祂,就可以因祂的名得生命。」有趣的是,这个相同意思的名词——「神的儿子」和「基督」是马可福音开始的,这提醒我们,福音书之间有相当大的重叠,即使我们这里集中于特色的讨论。

但是,我们发现,在约翰福音重点单单集中于耶稣,我们发现在约翰福音,祂被称为道,道成了肉身,神的羔羊¬——只有在约翰福音有这些最强和最明确把耶稣等同神自己的陈述。不仅是「神的道」(约翰福音1章1节),20章28节在耶稣复活后,多马承认:「我的主,我的神!」在10 章30节耶稣描述了独特的统一性,祂与父原为一,还有只有约翰福音,有著名的「我是」的说法,耶稣说:「我是生命的粮......活水......复活及生命,道路真理和生命......真葡萄树。」

其他在约翰福音独特的主题包括强调永生,这不只是在未来,而是现在已经开始;强调神迹是记号指向人们去相信耶稣;在更亲密的场合私下对门徒的教导,特别是约翰福音13至17章在祂生命里最后一夜的楼上密室「告别之言」(译注:又称Upper Room Discourse楼房讲论)。这段约翰福音的记载带出了尤其独特的主题,这包括了三位一体教义的开始;父、子、圣灵的联合,并门徒与神及彼此之间联合。约翰福音6章39节和10章29节也有非常强烈的声明,那就是常被称为信徒永恒的保障,但祂同时命令信徒要在耶稣里。

约翰福音认为基督的死是升高。 耶稣在12章32节说:「我若从地上被举起来,就要吸引万人来归我。」也只有约翰福音讲到圣灵的工作是「保惠师」, 是一个帮助者、解释者、见证人、检察官及启示者。有趣的是,约翰没有讲到耶稣受洗及主的晚餐,反而与这圣礼同时发生周边的事件就详细描述。

有人据此推论,直至第一世纪末,还有一些人认为圣餐及洗礼是得着救恩的条件。约翰在这里做针对性的教导。在约翰福音里特别强调的主题包括光明与黑暗,生命与死亡,审判和爱的正反对比,并且经常出现的字,包括「世界」,「见证」,「真理和常存」。

B. 约翰福音的独特性

为什么约翰福音是如此不同?在什么情况下产生这非常不同的福音书?多年来,它被认为是因早期教会传统说,约翰是长时间基督教思想发展的最后一个,而且与真正犹太人耶稣的教训时期已相差很远。我们发现昆兰古卷部分的用词是非常希腊或诺斯底——光与暗,光明之子和黑暗之子的强烈对比——事实上,它们的思路脉络看来也非常犹太化。

我们从早期教会传统,知道约翰在以弗所及其周围地方写这福音书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很老的人,很可能是八十或甚至九十岁,也许多米田(Domitian)皇帝统治的时间,正值诺斯底主义兴起。假如约翰以希腊的哲学或诺斯底的用语可能会较佳,因为他所用的语言是人所明白,而随后再重新解释或处境化。诺斯底主义者相信耶稣是神,但当他们面对耶稣的人性就有困难,因为如果你还记得我们在诺斯底主义的课堂曾提过他们认为物质世界是天生邪恶的。

因此,约翰以「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来开始他的福音书。到了1章14节, 他强调「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还有其他的事情,其中之一就是第一世纪末的以弗所,与当地犹太会堂的强烈敌意。我们可以从启示录2章9节 读到这些。所以耶稣的教导,他的福音部分是涉及到与犹太人的冲突。只有约翰记载耶稣在世上时不止一次上耶路撒冷,并指出祂是所有主要的犹太节日的真正实现。就像马太福音,如果约翰是从另一方面描写附近非基督教犹太人相当明显的敌意,这是有道理的。

约翰福音为什么如此不同?还有许多其他可以给出的答案。其一是,他可能是唯一很大程度上独立于马太,马可和路加福音的。假如我们实际上有四个独立的证人,那么或许约翰就不会显得如此不同了。

C. 约翰福音的作者

约翰是谁?教会历史强烈偏向这是门徒约翰,虽然早期的基督教作家帕皮亚(Papias)的征引让我们无法肯定是否有另一个名叫约翰的早期基督教长老,但却并不是那门徒约翰。假如这第二个约翰是第一个约翰的门徒,那么在第一世纪末,约翰写这些书卷的时候不一定年纪非常大。但教会历史和传统证据却偏向以门徒约翰为作者。许多现代学者更深入的研究,他们发现较对观福音,约翰福音有较多编辑修订阶段,但趋势却是越来越多转向承认整本福音书的统一风格。

D. 约翰福音的结构

约翰的结构,很像马可,整齐地分为两半,上半部集中于七件神迹,然后紧接七段长的叙述、讲论或讲道。这些许多都是约翰福音独特地提出,或许他不想重复前人的教导。福音书的下半部转向耶稣受难——基督在世最后一周的事件,正如马可一样,很详细叙述它们,在这里是与对观福音最大的重叠部分。然而,还是有许多的差异,最后,无论读哪本福音书,我们都会被提醒奇迹和苦难,光荣与耻辱,胜利和十架,这些是耶稣工作的最好总结。

课程材料

文稿